“女儿是我的动力”,一位北漂妈妈的落户梦!

我,今年44岁,一个五岁半女孩的妈妈,同时也是一个来北京17年,创业七年的“北漂”。没有女儿之前,我从来没有认为户口是那么重要,在27岁那年,因为北京的一个offer,放弃了在沈阳当时最大的一家日资公司的职位,什么也不顾的孑然一身来到北京,用现在的话叫“裸辞”,用当时我妈的话叫“就你烧包,这么大沈阳怎么就容不下你”。也许是憋着一股希望被认可的劲儿,漂在北京的这17年中,虽然也吃了不少苦,但是也有了属于自己房子、车子和可爱的女儿。女儿的出生,让我这个“北漂”妈妈迫切的希望能获得北京的户口,只有这样女儿将来才会享受在北京平等受教育的权利。
2016年10月1日,北京正式实施“居住证”政策,我和女儿第二天就去办理了“北京居住证”,我也希望能够快点颁布“积分落户”政策,因为如果按照四十五岁为界,留给我的机会不多了。今年3月21日,朋友在微信发给我了“北京人才引进落户”的政策,我很兴奋,因为总算看到了希望。没想到这才是落户梦彻底破灭的开始。
4月11日,北京接着又颁布了“积分落户”政策,我对比政策,更是欣喜,终于在我四十四岁的时候有机会赶上落户北京的末班车,我的社保缴纳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是11年4个月;自有住房12年,文化创意产业创业7年,2010年作为工作人员获得上海世博会荣誉表彰(上海世博会我所在公关公司为一企业场馆运营服务,我做为场馆推广的负责人派驻上海一年,该场馆获得“世博十大热门场馆”,我本也因此该荣誉表彰,而当时以供应商身份服务世博会的工作人员屈指可数。)也正因为在世博工作的经历,得到了天使投资的青睐,使我在36岁的时候决定创业 。
4月16日,公司同事按照相关政策要求进行了企业注册,我信心满满的进行个人注册,没想到页面显示“本年度您不满足在京连续缴纳社会保险7年及以上申报条件或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提示,年龄肯定不会有问题,那问题就出在社保上?
4月17号上午忙完手上的工作,中午我赶到公司所属的东城区社保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申报系统刚刚上线,难免会出现问题,而且出现这种情况的,我不是第一个(这一点我真的很理解,这种关系民生的政策出台都是没有试运行的机会,出现bug是难免的)。按照要求我在东城区人社局的自助终端上打印了社保记录和补缴记录(到此时此刻我都认为我的资格不会有问题,从创业开始,我就比较注重社保缴纳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公司给员工的最基本的承诺和保障),没想到我的社保是真正的bug!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我的记录中除了创立新公司期间的2个月补缴外,还有2012年1月国家要求城镇职工缴纳生育险,我的生育险也存在补缴,而且补缴的时间是2012年1月-5月(当时生育险并没有强制缴纳,而且缴纳比例非常小,各单位接到通知以及开始缴纳都需要办理时间),这样累计下来我就有7个月的补缴记录(按照申报资格要求“7年社保缴纳记录截至积分落户申报启动的上一年度12月31日,补缴记录累计不超过5个月”),也就是说我今年是没资格提交落户申请的。我当时彻底懵了,如果说生育险是我们公司的无心之过,那么凡是创立新公司办理过所有手续的人,都知道跑完整套流程至少需要多少时间,我们可以说是一刻都没耽误的给公司员工缴纳社保(当时成立公司,从新办公室装修到公司具体业务,我可以说凡事都亲力亲为,唯独财务与行政,我认为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公司特别聘请了专人负责)!我2011年3月从原公司离职创业,原公司的社保缴纳到2011年3月,创业公司的营业执照在2011年3月11日注册成功,接着办理相关税务、社保手续,等公司办理完相关手续,获得社保账户可以开始缴纳社保已经是公司注册2个月以后,也就是说我在2011年4月-5月存在2个月的补缴记录。但是如果这两个月可以算作职能单位的处理延误是不计入,那么我是符合申报资格的。负责咨询积分落户的工作人员非常理解我,但是因为新的制度,没有参考依据,让我拨打12333进行咨询,12333的回复是以区社保局的依据为依据进行情况说明提交,我在现场又提交了书面说明,区社保局的同志说我这种情况还是希望很大的,并且告诉我会在本周内告诉我向上级请示的意见。因为下午还有会议需要参加,我只能先离开东城区社保局,等待一个结果。
4月18日下午6点半,我在忐忑而又迫切中,接到东城区社保局的电话,但是却是一个坏结果。市社保局的解释2011年4月-5月的补缴是不符合职能单位的延误,况且这两个月可以社保局进行托缴。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也不记得如何结束的这通电话。虽然政策规定女性落户年龄到50岁,可是45岁以下申请将获得20分,对于44岁的我,今年是唯一的申请机会,而我却因为创业成立公司而与之失之交臂。我的女儿也终将因为我的原因不能获得北京户籍,甚至连申请的资格都没有!
因为最初因为机缘进入公关行业,并从底层做起,近十年的经验积累,让我有创业的底气。36岁放弃国内排名前十的公关公司高管职位选择创业,我从来未曾后悔过,而是一直以此为傲。那怕是在创业第一年公司就因为客户失信,因为其资金链断裂单方毁约,1000万的合约仅支付了200万的首期款,在我公司履行了全部合同后拒不支付尾款,使一个初创公司在成立不到6个月就背负了几百万的债务,我在拒绝了朋友“初创公司还不具备品牌价值,将公司申请破产,重头再来”的善意提醒后,从2011年10月开始了长达5年之久的诉讼和还债之路,在此期间,为了让公司能够正常周转,我个人的房产进行了2次抵押,我不曾后悔过,因为别人失信约我,但我不能失信于人;
2012年7月底,在我38岁的时候,女儿出生,让我人生更加完整。虽然因为高龄顺产失败后,剖腹产遇到子宫收缩乏力造成大出血,造成我产后中度贫血。即便如此为了公司业务,女儿出生70天开始上班, 我也不曾后悔过,因为这个公司和我尚在襁褓女儿一样需要我,而我也要让他活下去;
2013年春节前夕,法院开庭提交证据,腊月27因为大雪,我和同事被困在去往临汾的高速上,我不曾后悔过,因为既然选择了就要承担;
2014年,因为公司所有的盈利都用于偿还债务,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我将个人房产抵押用于公司运营,年底为了给新员工发奖金,我用身上的三张银行卡凑齐了28700元,那个春节我身上分文没有,我不曾后悔过,因为能够有一群在公司最难得时候还能和我并肩向前的同事和一如既往信任我的投资伙伴,我不能退缩;
2015年,山西高院依法判决我们胜诉,但是判决金额仅为我们成本的1/3,对方仅在第一次履约了30万后,以公司已停产没有营业收入为由拒不履约,我们开始了再次申请强制执行之路,强制执行资产拍卖流拍,我们虽然胜了官司但是依然没有得到补偿,那怕仅是部分补偿,为了周转,我将个人房产再次抵押,但是我也不曾后悔,我相信只要坚持就会有希望;
2016年,经过五年,终于将几百万的债务还清,因为债务压力,公司错过了最佳的发展时期,但是因为一直秉承“为客户提供专业和超值的品牌服务”,也获得了客户的认可,我和同事们可以为了竞标一个项目持续工作72个小时;我曾和可客户持续开会14个小时,所有的辛苦我都甘之如饴,因为公司能够在重压之下生存下来,那么必将充满希望;
2017年,公司在发展自身业务的同时,开始进行公益志愿服务,成立“科普志愿服务分队”,加入到志愿北京的行列,为科学普及尽力,我更加坚信公司的未来发展会更好,也让我身在北京的我充满自信;
2018年,公司成立7年,在我44岁的时候,当我被等待了这么久的“积分落户”拒之门外的时候,也就是今天,此时此刻,我却开始质疑当初创业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作为母亲我只希望女儿能够留在北京,在我的陪伴下生活成长,获得平等接受教育和升学机会,这样她也不会将来面临和我分隔两地回到沈阳读高中考大学,而且在这十几年中,在北京女儿还要一直面临教育机会的不平等。户籍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女儿的上学问题, 因为错过了对于我来说这是唯一一次能够拥有“北京户口”的机会,可能女儿的一生也许就由此而改变。
作为创业者,我爱北京这座城市,17年的工作和生活在这座城市,北京给了我成长的机会,同样我也用坚持、诚信和责任回馈这座城市极大的诚意,我希望将来面对女儿,我可以告诉她“妈妈在最难的时候没有放弃,妈妈可以让你引以为荣”!我渴望被这座城市认同,这是我做为母亲最大的弱点,可现在对于我来说这种渴望,变成为了人生中最漫长的惩罚,甚至将影响到两代人的人生。我不想离开这座城市,我的事业、朋友、家人都在这座城市,这里已经是我的“家”。
我更不想因为女儿的教育问题远走异国他乡,在她这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动的被这座城市排斥在外,而原因就是因为他的母亲因为创业迟交了两个月的社保。
我更不想让女儿在将来以非中国籍的身份获得在北京参加高考的机会,那更将是我一辈子的痛!当然在平等的条件下,女儿将来选择出国留学那是她的权利,而不应该是现在这样被动的接受。
44岁在北京如此之多翘首期盼积分落户的人中,是一个太尴尬的年龄。有机会却又与机会擦肩而过。 那些正在北京已经开始和即将开始创业的北漂们,除了在公司业务上的亲力亲为,也一定要给予自身权益足够的关注,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在我们尚未成长到足够强大,这种被动的冲击给自己及家人所带来的影响很难预估。
作为创业者,我愧于心。在创业的这条路上,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苦逼”的悲情者,因为付出终有回报,这一点我坚信不疑,虽然在这条路上我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但是作为母亲,对女儿充满愧疚与无奈,在她的童年我疏于陪伴,我唯一坚持的是即便再难再辛苦,也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看着她长大,女儿也是我在创业路上不断前行的动力所在。但是现在我不知道“积分落户”后遗症将持续多久,对女儿和我的人生又将有多少改变。
前途的未知并不可怕,因为充满希望,但是可怕的是未知的身上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
以上内容,是我转载的一位北漂妈妈的文章,因5个月的生育险断缴和2个月社保补缴,导致其2018年没有申报资格。这种情况不占少数,这就是所谓的生育险的“坑”,很多人因为这个原因,永远失去了上岸的机会。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自己能体会。
 
指导积分落户这么久,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国企和外企的员工社保一般不会出问题,私企的员工社保断缴补缴的概率很大。
 
所以,对于面向长期在京工作和生活的普通劳动者的积分落户政策,我建议应在社保方面予以放宽标准。一些累计缴纳十几年社保的申请者,为建设北京贡献了自己的青春,仅因为近7年补缴超过了5个月而失去落户的机会,未免有失公平。
 
应根据申请者社保时长划分相应的补缴标准,累计社保越长,允许补缴的月份应更多。比如累计15年的社保,那么近7年允许补缴的社保可增加到8个月,甚至更多。当然,这只是建议,至于官方是否采纳,咱也做不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