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是好心帮侄女落户,还是故意隐瞒拆迁补偿利益?

老人帮助侄女将其户口迁到北京,侄女在老人家白吃白喝三年。老人卖房后迁出户口时,却受到侄女阻碍。侄女指责老人故意隐瞒拆迁补偿,要求老人补偿给自己45平米住房或100万,否则拒绝迁出户口。双方为此争执不断,新户主对老人提起诉讼,老人又面临百万元补偿。
 
好心帮忙
 
《第三调解室》栏目讲述了这样一个案例,原住在北京丰台区草桥地区的魏老先生,2006年自己的老伴去世后,没过多久自己就将此处的房子卖了出去。新户主要求将房屋原先的户口迁出去,而自己的原房屋户口上还有侄女的户口,自己恳求侄女将户口迁出时,侄女魏纪华却执意不肯,还要求魏老先生补偿给自己45平米的住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2001年,北京地区有一个政策,可以将家中一个子女落户到北京。魏老先生的二弟找到自己家,恳求大哥将自己的女儿魏纪华的户口从河北转到北京。二弟向魏老先生保证,自己女儿将户口转到北京只是为了女儿上学,在他家挂户几年,等将来结婚便会迁出。即使日后大哥家的房子拆迁,也绝不会因户口在他家来瓜分利益。
 
魏老先生想着都是一家人,能帮上点忙便帮助一下,就答应了二弟的请求,将侄女魏纪华的户口从河北邢台将户口转到了北京丰台樊家村。魏老先生没想到的是,10多年后,自己这个侄女魏纪华反而要问自己要经济补偿。
 
魏老先生回忆起当年的补偿,2004年,魏老先生家所在地区面临拆迁。自己家除了获得107万的货币补偿之外,还有针对户口本上每人45平方米的回迁房购房指标。
 
魏老先生考虑到2004年北京商品房价格一般最贵的也就5000左右,比政府的回购房价格最多相差一千,便选择将自己的回购房指标转给亲戚使用,自己打算用拆迁款购买商品房。
 
魏老先生的女儿补充道,当时父亲看中了位于草桥的一处商品房,价格在4000左右一平米,而政府给出的回迁房价格是3700-3800左右一平米,总共差价就二三百元。因此父亲选择没有动用回购房指标,而是选择购买商品房。
 
魏老先生在用拆迁款购置丰台区草桥的房子后,将妻子和侄女的户口一并迁入新房,现在老伴已经去世,而侄女的户口却仍旧在丰台草桥这所新房里,新的购房者要求将户口迁出,但侄女却不愿妥协。
 
侄女振振有理地对魏老先生说,“当时买房迁户口的时候,没有告知自己。卖房的时候也没有说,现在反而求自己了。想要自己迁出户口也行,给自己一套45平米的房子。否则的话,自己是不会将户口迁出的。”
 
魏老先生表示,2014年自己将丰台区草桥的房子卖出时,有想过将侄女的户口迁出草桥的房子,但是当地派出所表示,双方不是直系亲属,侄女魏纪华也已是成年人,因此派出所不会为侄女魏纪华办理户口拆迁手续。
 
不料招惹白眼狼
 
现在魏老先生的房子已经卖出了三年,新户主迟迟没有落户,因此向房产中介提起投诉。中介公司要求魏老先生立即将原户口迁出,如果到期未迁出的话,他们将对魏老先生提起诉讼,他可能要面临上百万元的赔偿。
 
魏老先生现在因为侄女户口不愿迁出,自己马上要面临违约,还面临百万元的赔偿。眼看就要因为一个迁不出的户口面临巨额赔偿,魏老先生多次找侄女魏纪华进行商议,但是侄女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魏老先生,他现在对当年自己伸出援手的决定后悔不已。
 
魏老先生表示他们兄弟七个人,当时其他兄弟都没有人愿意接收侄女的户口。自己作为老大,并且和二弟的感情很好,当时二弟也直接找到自己。二弟对自己说,自己的闺女在海淀中山大学,为了学习将户口迁到他的名下,过不了几年她结婚就会将户口迁出,麻烦不了大哥。没想到自己家让侄女白吃白喝地生活了三年,侄女现在反过身,却这样害自己。
 
魏老先生说在2004年拆迁时,自己的二弟恰巧因与儿媳有琐事矛盾来自己家中居住,那会自己还与二弟曾商量过这个事情。自己对二弟说过拆迁,户口上每个人有45平方米的回迁指标,如果侄女魏纪华想用的话,完全可以给她。但是二弟表示,自己家中没有闲钱,无法为女儿魏纪华购买回迁房。
 
因为当时魏纪华的大哥刚结婚没多久,家中为了大哥的婚事已经花费甚多,没有多少钱了。因此就拒绝了魏老先生的提议。魏老先生还曾建议二弟回家商量一下,告知妻儿,但是二弟表示自己能做主,便当场回绝了。后续魏老先生将所得的107万拆迁款作出分配,儿子和女儿各分到20万,剩余的他们去那去购买了草桥的房子,也没有用回迁房购房指标。
 
对于魏老先生的这一说法,侄女魏纪华表示,自己当时是知情的,因为自己将来如果在北京发展的话,户口在这边也是便利一些。但是对于大伯说的拆迁款的种种说法,自己并不认同,并且表示自己的父亲现在已经去世,当然是随便魏老先生说了,自己还觉得他爸爸并不知道这件事呢,毕竟死无对证了。
 
魏纪华还指责大伯魏老先生,2004年房屋拆迁时,明明自己也已经成年为什么不和自己商量,而且魏老先生的儿女都有拆迁款,自己却没有。魏纪华还说,自己对于拆迁款一分也没有享受,而且自己毫不知情,自己也曾问过母亲,母亲也说不知道。
 
一边是好心帮侄女落户,一边是侄女故意认为大伯故意隐瞒拆迁补偿的利益,究竟是好心帮忙还是暗中操作?
 
侄女状告过大伯,要求赔偿100万
 
侄女魏纪华表示自己不否定大伯家对自己的帮助与关爱,但这是两码事,自己的利益不能随意被他人处置,为什么自己明明有五万左右的拆迁安置费,大伯却没有给自己呢?
 
虽然自己从2001年到2004年一直住在大伯家,白吃白住。但是自己有时也会为伯母买东西。在大伯家房子拆迁后,周围经常有人询问自己,“拆迁房子难道没有分到点什么吗?”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应该拆迁安置费。为此,魏纪华还曾以分房产的名义将大伯告上法院,要求大伯魏老先生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但后期双方选择调解,自己对大伯提出了100万元的赔偿,但大伯一家并未答应。
 
据本案的律师专家说,魏女士对于45平米的房子认知有差距,毕竟这是十三四年前的房价跟今天并不相同。不能以今天的房价要求魏老先生进行赔偿,而且即使魏纪华觉得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要进行诉讼,也应该是在权益受到侵犯两年之内提起诉讼,现在过去10多年之后却又来进行诉讼,是不合法的。
 
根据调查,北京2004年的人均收入指标是1,335元,而魏女士如果想要买45平米的回迁房,需要付出16万多元。依照当时的人均收入,她需要工作130多个月。并且当时她的父亲已经明确表示,没有能力购买房子,拒绝了购房优惠,这个指标相当于已经失效,现在转身要求自己的大伯提供买一个45平米的房子是不现实的。律师提议,魏老先生赔偿魏女士一笔5万元的货币赔偿是比较合理的。
 
律师还提醒双方,如果魏老先生因为侄女魏纪华执意不迁走自己的户口,造成魏老先生经济损失,理论上魏老先生可以在对买房新户主进行赔偿之后,再来对侄女魏纪华进行追偿。但是律师提议的赔偿,远远不够魏纪华的期待。
 
魏老先生也没有料到当年给侄女落户后,如今会有这么多的麻烦。魏女士的户口落进来是有很多的历史渊源的,但无论如何魏继华的户口当年能够落户北京,也是源于大伯魏老先生的帮助。魏纪华应该对大伯怀有感恩之心,现在因为金钱问题使得大伯受到了很多困扰,以至于被买房人告上法庭面临巨额赔偿,应该说与魏纪华不愿迁出户口是有直接关系的。
 
最终,从魏老先生的儿子口中得知,经过深思熟虑,他们愿意以高于调解数额的四倍,大约20万左右作为对魏纪华的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