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个新职业,缺口有多大?人才培养要对接起来

就业难?其实这只是事情的一面,另一面是效劳业庞大的人才缺口。供给与需求严重错位,效劳业人才培育亟需一场反动,平台型企业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今年最难的是就业?其实同样难的是招工。
 
“供给链管理师,全媒体运营师,互联网营销师,连锁运营管理师,城市网络管理员,安康照顾师……”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鲁昕一口吻说出了38个新职业,“缺口有多大?未来5年,这38个新职业的需求是9000万。”鲁昕以为,数字经济浪潮来临,保就业最坚实的基础是数字经济岗位,人才培育也一定要和新职业对接。
 
从2012年开端,效劳业就曾经成为吸纳就业最大的经济部门。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贸促会原会长姜增伟指出,随着效劳业数字化转型提速,数字化人才就业呈现新特征:一是岗位需求多元化,就业吸纳才干不时增强。二是就业薪资水平较高,人才吸收才干强。三是工作方式灵活化,兼职岗位需求旺盛。
 
 
“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以为,我国经济曾经进入高质量展开阶段,这是一个里程碑。”高培勇以为,效劳经济也进入高质量展开阶段,“鲁部长讲增加就业不是简单地增加人数,而是一系列新职业新岗位,效劳经济人才培育也一定要从追求范围转入追求高质量。”
 
 
8月7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分离美团共同主办的效劳经济研讨会上,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贸促会原会长姜增伟,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鲁昕,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学部委员高培勇,北京大学国度展开研讨院院长姚洋,美团分离开创人、美团大学校长穆荣均,《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等二十余位来自政府部门、研讨机构和企业的专家,共同研讨数字经济下效劳业人才展开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研讨会上,《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分离美团三方共同宣布成立“效劳经济人才展开委员会”。据悉,这是生活效劳行业首个聚焦“数字化人才展开”的专家委员会,将经过汇集政府相关机构、生活效劳业有关协会、人才培训机构、知名高校专家和媒体等各界代表齐心协力,强化趋向研讨、创新培育方式、联动各方资源、搭建生态平台,弥合从业者的才干素质与产业结构升级的不匹配,助推行业高质量展开。
 
在姜增伟看来,效劳经济人才展开委员会的成立是“电子商务和效劳业有机融合的典型案例”。鲁昕则指出,效劳经济人才展开委员会是顺应当前全球和国内数字经济高速展开的一个产物。“当前阶段强调内需消费,对效劳质量的更高请求倒逼效劳业变革。在数字经济的大背景下,数字技术迭代将推进制造效劳业和生活效劳业的高质量展开。”
 
与会专家以为,人才短缺是限制效劳业特别是生活效劳业展开的突出问题。目前效劳业从业人群存量供不应求;技艺型人才缺口招致效劳业数字化转型遇到艰难;运营型人才短缺招致高质量效劳业展开迟缓;管理型人才缺口招致品牌化展开滞后等。突破效劳业人才短缺的瓶颈,需求产、教、学各界携手努力,推进人才培育方式的深化改造。
 
 
错位的需求和供给
 
效劳业最大的人才需求来自于数字化,最大的人才缺口也在数字化。
 
美团分离开创人、美团大学校长穆荣均表示,作为生活效劳电商平台,美团深化感遭到数字化为效劳业带来的改造。以餐饮、酒店业为例,2019年外卖在餐饮行业的占比抵达14%,中国酒店在线化率抵达35%,消费者线上消费习气不时稳定。
 
“效劳是高度依赖人的,效劳业的高质量展开需求数字化的人才。只需辅佐从业者顺应数字化改造,才干助推新经济、激起新动能、释放新红利。”穆荣均表示,效劳业人才培育、特别是数字化相关的人才培育还存在诸多痛点,主要表现为三点:人才供给严重滞后,短少既懂数字化运营技艺又懂生活效劳运营的复合型人才;缺乏规范和认证体系;短少培训。
 
 
中国饭店业协会会长韩明对此十分认同,她把效劳业人才短缺总结为高技艺人才缺乏、高水平复合型管理人才缺乏、新职业从业人员缺乏。
 
目前美团平台具有610万生动商户。美团研讨院数据显现,44.4%的商户具有相对专业的线上运营才干,这类商户平均约需求1-2名数字化技艺从业者(包括灵活就业人员)。按此推算,仅美团平台上生动商户的数字化运营人才需求总量在270-540万人之间。
 
而目前的教育和培训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云海肴董事长赵晗引见,在餐饮行业,本钱主要来自于食材、房租和用工,往常一些中央的用工本钱曾经超越房租本钱,但适合的人才还是很难招到。云海肴招聘的厨师主要来自职业厨师院校,但学校培育的技艺和需求是极度不匹配的。
 
这一点,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教育部学校规划树立展开中心主任陈锋也深有体会。“数字科技对整个教育的影响,首先是对学科专业体系结构的庞大冲击。比如新能源汽车、影视业,随着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人才的需求发作了基本性变化。我们近年来不时在推产教融合,事实上很多高等院校和职业院校正效劳业人才如何培育是不明晰的。”
 
姚洋则说到,展开好线下效劳业会为城市多留一点“人世烟火气”。“置信美团一定能够探求出一条线上线下谐和展开的路子。”姚洋以为,我国效劳业水平还比较低,加大人才培育、提升效劳业从业人员收入是推进效劳业展开的一个重要动力。
 
 
 
这也是众多与会专家的共识,数字经济下效劳业人才培育,亟需走出一条全新的路子。
 
 
谁来填补人才缺口
 
事实上,相关的行业协会、教育机构和龙头企业在培育人才方面采取了不少措施。
 
穆荣均引见,近几年美团陆续面向餐饮、酒旅、美业等各类生活效劳业商户和从业者展开培训,并于去年10月成立美团大学。目前美团大学累计培训超越600万人,提高455个城市。此外,美团大学也在和行业、院校一同开发作活效劳业数字化人才规范、人才生长地图、探求人才认证。效劳经济人才展开委员会的成立有望进一步丰厚和完善美团大学生活效劳业人才培育理论和规范,同时美团大学也将成为相关理论成果的重要理论基地。
 
中国连锁运营协会会长裴亮以为,加大对年轻人的吸收力度,让年轻人愿意参与进来,是处置效劳业人才缺口的基本办法。中国连锁运营协会组织了一场“达人秀”竞赛,展示各种技艺高手的技艺,“比如小刀手怎样分割肉,三文鱼怎样杀,经过线上视频的方式,吸收年轻人进来”。
 
陈锋给出的处置计划则是“产教融合+数字化”。“产教融合一定会导向平台化,数字化的过程也会导向平台化,平台化是把产业基础创新和人力资源贯串在一同,一个平台支撑产业展开、技术创新、人才培育。”陈锋以为,“产教融合+数字化”的完成途径是“平台化+聪慧学习工厂”,以后产教融合不是学校和企业之间的协作,更多是平台战争台之间的协作,聪慧学习工厂则是平台化的、开放式的、共建共享的、相互链接的以需求为驱动的新的场景式学习形态,像美团这样的平台型龙头企业在其中将发挥愈加重要的作用。
 
一个利好音讯是,事情以来,国度对平台的培训工作给予了更大的支持。美团副总裁、美团大学执行校长陈荣凯引见说,美团大学首批入选了人社部引荐的54家职业技艺培训线上平台机构,向全社会免费提供线上职业技艺培训资源及效劳;同时入选江苏省、广东省、北京市、烟台市等省市的职业技艺培训线上平台机构,助力中央人社展开职业技艺提升培训。
 
此外,美团大学还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证部教育培训中心分离展开了“店长课堂”项目,积极探求线上培训新方式,依托人社部教育培训网与美团大线上平台,面向餐饮、酒旅、美业、物流、批发等现代生活效劳行业提供线上教学效劳,共同展开新餐饮门店管理、外卖运营,酒店互联网渠道运营等5项岗位的培训,实施线上考试、并颁发数字培训证书,构成从人才培育到认证的流程闭环,旨在加快行业人才的学问更新与技艺提升。
 
美团大学也在积极探求生活效劳业新业态新就业的规范、认证,今年4月,美团大学发布了生活效劳行业首个数字化人才规范体系,将携手餐饮、批发、物流、美业、文旅等多个行业协会,共同研制并发布从业者才干请求团体规范,并依据团体规范展开培训。
 
“移动互联网时期,一切行业都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重新做了一遍。”《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表示,得益于移动互联网、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一系列新技术的展开,效劳经济进入一个高质量展开的阶段,一切行业也将重新用高质量展开的逻辑、理念、思想来做一遍,这将是一个无比大的市场,而人才培育是效劳业高质量展开的关键。
 
她表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与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美团分离发起“效劳经济人才展开委员会”,正是看到了当前效劳业人才展开的短板,希望分离产学研专家,打造生态价值衔接平台,为创新效劳业人才培育方式探求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