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探索扩大积分落户名额,京沪是改革中的焦点

随着户籍制度改革进入深水区,北京、上海等超大城市能否真正放开落户,成为考验改革成色的“试金石”。
 
7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十四五”新型城镇化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提出,要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落户限制,试行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制度。其中,对于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要完善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
 
对照近几年的年度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是一个较新的提法,并且直指北京等超大城市积分落户名额稀缺的现状。不过与此同时,超大特大城市还面临着“瘦身健体”、合理控制人口密度的要求。如何平衡这两点,在控制城区人口规模的基础上最大程度满足常住人口市民化的需求,考验着城市治理者的能力和智慧。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向小编指出,要解决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进一步放开的问题,最关键的就是要用都市圈的思路去建设,实行多中心、网络化的发展。但是要注意,“多中心”应该是组团式的多个次中心,核心是要将公共服务转移到各个次中心当中,而非只是打造核心区的“卫星城”。 如果次中心不能提供大量平台性公共服务职能的话,对中心城区的依赖就无法停止。
 
天津、广东的探索
 
事实上,“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的提法也并不是在《方案》中首次出现。2021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十四五”期间要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对于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要完善积分落户政策,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鼓励有条件的城市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
 
而在过去的几年中,确实也有大城市对此进行了探索。例如天津,从2020年开始居住证积分落户不设总量限制,仅根据最低积分落户分值线。在2021年底新修订的《天津市居住证管理办法》、《天津市居住证积分指标及分值表》和《天津市居住证积分管理实施细则》等措施中,删除了“每年公布年度积分落户人口指标总量”这一条款。
 
而广东也公布了探索扩大积分落户名额的意向。2021年底,广东省政府印发《广东省新型城镇化规划(2021-2035年)》,其中提出调整完善广州、深圳两个超大城市的落户政策,建立健全积分落户年度指标逐年增长机制,;鼓励取消年度落户名额限制,鼓励中心城区与郊区新区采取差别化落户政策。
 
2020年底,广州宣布拟推行“差别化入户”的政策,即年龄28周岁及以下的大专或技校学历人员,只要社保满一年就能在广州7个非中心城区的行政区落户。近期又宣布,将通过在花都区、从化区、增城区建构差别化入户政策,只是细则仍未出台。
 
在倪鹏飞看来,实行差别化落户政策是解决超大特大城市“做大”和“瘦身”之间矛盾的有效途径,一方面能解决继续引入和放开人口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能和疏解非核心功能联系在一起。“在中心城区以外建设若干个次中心,形成网络化的城市空间结构,再有一些小城市和小城镇布局在周边,那么人口增加和吸纳不是问题,还有利于充分利用大都市中心城区的外溢效应。“他说。
 
北京、上海会跟随吗?
 
而目前落户难度最大的两个城市北京和上海,无疑是此项改革中的焦点。
 
7月11日,北京公布了2022年积分落户的人数和分数线。据介绍,今年申报积分落户的申请人超过12万,共有6006人拟取得落户资格,对应最低分值为105.42分。自从北京2017年开始实施积分落户后,落户规模连续五年未曾变化,均为6000人左右,分数线却节节攀升,2018年只有90.75分,2021年首次突破百分,达到100.88分。到今年,最低分值直接上涨超过4分,为105.42分。
 
“太卷了。”一位“北漂”小冯感叹,“我起初还想试试,后来一看分数线就直接放弃了。再过些年等我到40岁,(年龄)就开始要减分了。”她对小编说。
 
而上海的居住证积分制度,虽然120分的“过线分”并不太高,但还要满足社保、个税等年限要求才能排队申请“居转户”。常规申请需要7年社保,部分岗位可缩短年限。例如,创业人才在上海投资创办的企业,按个人的直接投资或者按个人的投资份额计算,最近连续3个纳税年度平均每年纳税额在100万元及以上或连续3年平均每年聘用本市员工100人及以上,可以不受“居转户”申办条件规定的专业技术职务或者职业资格等级的限制。
 
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专家对小编表示,发改委出台这一政策,目的并不一定是特指北京和上海这两个城市。北京近日公布了今年的积分落户情况,规模仍然是6000人,但分数线逐年提高,对人才的素质要求标准也越来越高,总体来说还是要疏解中心城区人口,放开落户也以高新技术人才为主。而上海在这次疫情之后,采取了很多吸引人才的举措,包括世界排名前50名院校的留学回国人员、在沪各研究所、各高校应届硕士毕业生可直接落户,实际上放宽得也基本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