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和北京农户结婚想落户,结果老公假戏真做

女子和北京农户结婚想落户,结果老公假戏真做:

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想自己家的孩子能到好一些的学校念书呢?
 
但因为户籍的关系,很多的外来人口只能选择一些面向这个人群的学校。
 
人在北京却又无法享受到北京最好的教育资源,这让护士张丽(化名)走上了一条冒险的路。
 
她原本只是想为马上就要上小学的女儿弄进公立学校读书,结果却是鸡飞蛋打,连自己的老公都离开了自己。
 
张丽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一个家庭走到这个地步?
 
张丽和丈夫王元都是河北人,一起来北京打工已经有十年,这期间两个人组成家庭,结婚生子。
 
张丽是怀柔区的一家医院的护士,王元则做着一点小生意。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两个人在北京也算是扎下了根。
 
有了孩子后,做母亲的几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等到2010年的时候,张丽的女儿已经7岁了,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
 
如果能上北京的公立学校那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但张丽和王元两个人的户籍都在河北,所以女儿不符合上公立学校的要求。
 
一个北京户口,把女儿拦在了门外。
 
眼看着就要5月开学,这个问题也还没有得到解决,张丽在上班时也不免为此叹气。
 
张丽心事重重的样子被医院里的清洁阿姨王凤萍看到了。平时两个人关系不错,所以王凤萍就问张丽是家里有什么事么?
 
张丽就把自己的烦恼一五一十的都跟王凤萍说了。
 
听了张丽的烦恼,王凤萍原本也只是安慰几句,因为她自己也没有这样的神通,能帮她解决户籍的问题。自己也不过是一个扫地阿姨。
 
但说着说着,王凤萍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张丽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反而好奇,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王凤萍说:“妹子,你可以找一个有北京户口的人结婚。这样,你的户口问题就解决啦。”
 
听了王凤萍的话,这回轮到张丽迟疑了。假结婚?这种事情,真的行得通么?我老公会答应么?
 
但假结婚确实是一个办法,张丽又问:“假结婚可行是可行,但我去哪找人假结婚啊?”
 
王凤萍想了想说:“我跟我前夫去年分手了,他跟我一样也是怀柔人。他在汤河口镇。你可以跟他假结婚。等事情办完了,你们再分手就好了。”
 
跟王凤萍的前夫假结婚?张丽越听越觉得这事别扭。但转念一想,王凤萍的前夫,也算是熟悉知根知底的人,王凤萍肯定对他了解,她能这么给我推荐,应该是靠谱的。但张丽心里还是有不少的顾虑。
 
王凤萍看张丽拿不定主意,就想让她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自己继续去打扫楼道了。
 
在和王凤萍聊过以后,“假结婚”这个事在张丽心里就挥之不去了,甚至已经盖过了女儿读书的问题。
 
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张丽自己是已经想明白了,为了女儿的读书,假结婚的事情可以一试,但丈夫王元那呢?我怎么开口才好呢?
 
张丽想了几天,终于在第一天睡觉前跟王元开口提了这件事。
 
她想了很多,到底要怎么跟王元做思想工作才能说服他接受。
 
但等她开口会,王元的反应却出乎她的意料。她以为丈夫肯定会勃然大怒,把她臭骂一顿。可没想到,王元接受起来比她还快,听到以后就说,这样挺好的,不仅解决了孩子入学的问题,我们想了这么多年的北京户口也有了。
 
见王元答应得这么干脆,张丽反而觉得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蹊跷,但主意是自己提出来的,丈夫又答应了,实在不好再多说什么。
 
第二天张丽上班后,遇到王凤萍就说起了这件事。王凤萍看张丽想通了,也就把自己的前夫张力强介绍给了她。
 
在见面前,王凤萍就跟张丽说了自己这个前夫的一些基本情况,年龄比张丽大14岁,就是个普通的农民。
 
但当张丽真的见到了张力强的时候,心里还是不太舒服,她知道是假结婚,可对象是这么一个人,还是让她心理有点难以接受。
 
但她现在也不好说什么了,人家是王凤萍的前夫,又是自己要求别人来帮忙的,现在嫌弃人家,太不讲道理了些。
 
在来之前王凤萍已经跟张力强说明了情况,所以在见到张丽以后,张力强开门见山说自己可以帮这个忙。但是呢,帮忙不能白帮,这事成了以后,要给他5万块的“出场费”。
 
张力强突然的要求,让张丽有点意外,她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不像看上去的那么老实。但转念一想,假结婚也是存在风险的,让人家无偿帮这个忙也的确说不过去。5万是有点多了,但为了孩子读书也是值得的。
 
张丽同意了张力强的要求,但她也有一个条件,得两个人签一个假结婚的协议,避免日后有什么纠纷产生。白字黑字写下来,日后就清楚了。
 
张力强见张丽同意给他5万,也很爽快地答应签协议。协议签好后,张丽就先跟丈夫去民政局分手了。
 
为了能赶在孩子开学前把这事办好,5月25日,张丽就和张力强办了结婚登记。
 
可结完婚,张丽才得知张力强名下没有房产,分手时把房子给了王凤萍。
 
束手无措,张丽又只好再次找到王凤萍。王凤萍说可以把自己在汤河口镇的房子卖给张丽。要6万块。
 
此时张丽已经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了,王凤萍真的是想帮自己么?她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套里。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没有退路了。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女儿就要开学,没时间给她犹豫了。
 
6万就6万!张丽买下来王凤萍的房子。
 
婚也结了,房也买了,女儿可以到公立学校读书了么?
 
并没有,因为假结婚在当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派出所隔三差五就会碰到像张丽这样的人来办理手续。
 
所以张丽还必须能骗过派出所的背调才可以。
 
怎么办?跟张力强过日子。
 
张丽必须要跟张力强回汤河口住一段时间,让村里的人都认识她,知道她和张力强的关系,这样派出所来调查时,才能瞒天过海。
 
但村民们也不是这么好忽悠的,因为两个人太不般配了,张丽是怎么想的,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
 
派出所的调查也不像张丽想的那样只是走一个过场,而是调查得相当仔细。
 
结果自然是张丽没能骗过民警的眼睛。派出所拒绝了她的落户申请。
 
和张力强离开派出所后,张丽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她有想过这事不会这么的顺利,但当结果摆在眼前时,还是无法接受。
 
她觉得自己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努力,还是失败了。但她不甘心,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怎么能放弃呢?
 
张力强似乎看穿了张丽的心思,他向张丽提议道,之所以没通过,是因为派出所觉得我们是假夫妻,那我们就真给他们看不就好了。
 
听了张力强的话,张丽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这个男人是想跟自己假戏真做,做真夫妻么?
 
即便是为了女儿,这种事情,张丽也没办法接受。
 
张力强看张丽好像误会了,连忙解释说:“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拍一段在床上很亲密的视频,到时候给民警看,他不就相信了么?”
 
这个主意,一听就不靠谱,但此时的张丽已经失去判断能力了,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必须落户,必须让自己的女儿能上公立学校。
 
为了把这戏演得真,张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医院请了半年假,直接搬去跟张力强在一起。
 
并且照张力强说的,和他拍了亲密的床上视频作为证据。
 
但当半年后,张丽再次向派出所提交落户申请后。
 
因为上一次已经判断了他们是假结婚,所以民警认为张丽和张力强提供的证据是伪造,不可信的,再次拒绝了她的落户申请。
 
为了避免张丽继续执迷不悟,民警还提醒她,假结婚骗户口是违法行为,你们做再多戏也是假的,希望你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这一次,张丽彻底地清醒了,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通过假结婚的方式落户了。
 
清醒后,张丽想明白了许多事情,她发现王凤萍和张力强并不像她当初想的那么的热心,但现在她也没有力气再纠结这一些了,她只想回到以前的生活。
 
她跟张力强说想要结束了,不折腾了,找个时间两个人去办分手手续吧。
 
可谁能想到,张力强这时反而不同意分手了。说要分手也可以,再给他50万。
 
张力强的狐狸尾巴彻底露出来了,他听到张丽说要分手,就彻底不装了。
 
50万,张丽去哪里弄这么多钱,即便有,也不可能会给他。
 
束手无措,张丽只能和张力强打官司,把他告上了法庭。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张丽向法院提交了当初和张力强签订的假结婚协议作为证据。
 
而张力强则把两个人的亲密床上视频作为证据说两个人并不是假夫妻,是真夫妻,而且还要张丽给他38万元作为赔偿金。
 
最后北京市怀柔区法院汤河口法庭经审理认为,张丽和张力强为了解决北京户口而假结婚,属于用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判定两个人的婚姻关系无效。
 
官司是打赢了,张丽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就在她和张力强进行假结婚这场闹剧时,她的丈夫王元没多久就跟别的女人结婚登记了,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当初提出假分手时,王元会这么的干脆。
 
而女儿呢,也因为她离开家多时,和她已经生疏了。
 
她原本的家庭,已经被另外一个女人占据。
 
她赢了官司,恢复了自由身,可也已经没有了可以回去的地方。又是假结婚又是打官司,忙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